BAN_Z

仅此一家(5)

死傲娇死在傲娇上:

5、先告白的是……


 


王俊凯最近要参加一档综艺,一档和他本人气质严重不符的综艺,设定很简单,就是十位常驻嘉宾分别住在两栋民宿,嘉宾里有像王俊凯这样的超一线艺人,属于收视担当,有米其林三星级厨师,属于功能担当,还有刚从秀场回来的国际超模,属于逼格担当,剩下还有一部分属于人数担当。第一天有人管吃管住大家还算过得舒服惬意,王俊凯来了之后才相信当时韩梁为了说服他参加时说的“你就当来度假”,结果一觉醒来民宿老板卷着钱跑路了,剩下每栋民宿五位嘉宾五脸懵逼。


 


韩梁在遥远的公司打了个喷嚏,意识到王俊凯可能知道了真相。


 


现在的处境是,深山,老林,天高,帝都远。有房子,有人,没钱,也没吃的。民宿客厅的小黑板上写得很清楚,接客,挣钱,然后拿钱买东西。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这样的节目套路玩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没退出历史舞台,和王俊凯住一栋的一位嘉宾总结说就是让明星试试不靠脸该怎么挣钱,王俊凯在旁边腹诽,老子一直都不是靠脸吃饭。王俊凯琢磨着回去该怎么处置韩梁,最好能让他在今后的岁月里不敢再擅自接这种无聊至极的综艺,说话前举手,有事打报告。


 


真正让王俊凯提起兴趣,还是在PD提醒说等会儿会有客人来民宿,收了房费他们就可以去山下买食材,然后劳动致富。王俊凯眼睛一亮,迅速摸出手机给王源发消息,问他知道这个综艺吗,王源说知道,王俊凯问那你来吗,王源说我在路上。


 


收到这条消息之后王俊凯整个人瞬间热情高涨,但是那边王源和他约法三章:


 


一:必须装作互不认识


二:不搞特殊待遇


三:最终解释权归王源所有


 


知道即将要来客人的十位嘉宾都开始手忙脚乱的行动了起来,给民宿起名字,拍照在张贴栏上打广告,分工明确,定位清晰。王俊凯拿到的是颜值担当,作为A栋的招牌负责站在张贴栏旁边接客,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实质性作用,而B栋的招牌就是那位不管是中餐西餐还是烧烤甜点都不在话下的美食家,相比起来,A栋打算走偶像路线,而B栋准备靠实力取胜。


 


没一会儿,两栋民宿同时响起新订单的提示音,王俊凯肩负重任出了门,接到第三个才看到王源的影子,本来已经开始不耐烦的王俊凯第一次爆发出了百分百的热情,一直摆出一副“爱住住,不爱住走”、“好烦哦但是还要保持微笑”表情的王俊凯,在看到王源的身影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眼睛一亮,一个健步就朝着那个走路都有点跳跃的少年气的王源身边去了,伸手就要接王源的行李箱。结果王源看他过来就站着不动了,然后眼睛圆圆的一转:“天呐你是王俊凯吗,我超喜欢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声音听起来真像那么回事。


 


王俊凯眼角一抽:“你继续装。”


 


王源小声提醒:“一,我们必须装作互不认识,二,不搞特殊待遇,三……”


 


王俊凯:“三,最终解释权归王源所有,我已经背下来了,满意吗小粉丝?走吧,和我去看房子。”


 


王源点点头,先装模作样的客气了一番说要自己拉箱子,无奈王俊凯执意不从,也就心安理得的跟在王俊凯身后去A栋转了一圈,路上还喋喋不休的问了王俊凯很多问题,倒真像一个第一次与偶像见面的粉丝,唬得后面的摄像大哥一愣一愣的,王俊凯也乐得陪他演,带王源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下,着重介绍了自己旁边那间,据说风景优美空气清新风水上好,重点是,还有活的王俊凯住在隔壁。


 


王源表示满意,但下楼之后说还是要去B栋看看,然后再做定夺,王俊凯在摄像机背后翻了个白眼,心想我亲自带你过去看还不信把你带不回来。


 


刚刚走到B栋院子的时候,王源就小声和王俊凯说,这个房子看起来比你们的差远了,话还没说完,一阵香气吸引了王源的全部注意,他非常干脆的把王俊凯甩在了身后,推门进了B栋的餐厅,锅里糖靠大虾在鼓泡泡,餐桌上摆着刚刚做好的法式甜品,B栋的嘉宾给王源拿了小碟子和小叉子,邀请他品尝,游说到觉得不错的话可以住下。


 


王源一边往餐桌那个高脚凳上坐一边点头:“好好好好好”,中途不小心瞟到王俊凯的眼神,突然想起自己过来的目的是演戏,戏倒是演足了结果差点没办法收场,一句话中间断了一下,话锋僵硬的一转:“好…好是好,我…我还是比较喜欢那边的游泳池…”


 


于是秉承着做戏做全套的敬业精神,再加上天气本来就有点热,王源回A栋之后就要下水游泳,脱了牛仔裤换上泳裤,上面还穿着红色的条纹体恤,刚开门准备出去,就被王俊凯黑着脸堵在门口推了回去,王俊凯的眼神把王源从头看到脚,泳裤被体恤下摆一遮,就像只穿了上衣,看到那两条细长的腿,常年不被光照的皮肤白得发亮,王俊凯的视线仿佛被烫了一下收回来:“门一开外面就是摄像机,你穿成这样不如不穿”,王源一想,有道理,游泳穿啥体恤,正准备脱,被王俊凯眼疾手快抓住,板着脸往他腰上裹了条浴巾,不理会王源“你干嘛”的眼神,目不斜视的把人带泳池去了。


 


从泳池出来回房间冲了个澡,王源换了一身松松垮垮的白色睡衣,头发没擦干还往下滴着水,刚出房间门又被王俊凯堵了回去,王源无语:“请问王大明星一直站我门口干什么?”


 


“谁站你门口,我刚从房间出来。”


 


“哦那挺巧的,那请问你又把我拦住干什么?”


 


王俊凯又低头看了一眼王源没扣完的上衣,锁骨和胸前白花花的皮肤随着动作若隐若现,配上那张刚出浴还有点湿漉漉红彤彤的脸蛋,以及不明所以亮晶晶的眼睛,撩人而不自知。


 


王俊凯板着脸:“把衣服穿好。”


 


王源不服气:“我哪儿没穿好?”


 


王俊凯毫不退步:“扣子扣完。”


 


王源挑挑眉:“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老妈子,我刚洗了澡热,男生不穿衣服都能出门,放我下去,我饿了。”


 


王俊凯见语言警告无效,直接上前一步,亲手把最上面三颗扣子给王源扣上,手收回来的时候才发现,王源抿着唇看着自己,脸好像比刚才更红了。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俊凯突然慌了神:“下…下面已经开始做晚饭了,我先去看看,你等一下就下来吃吧。”说完转身迅速的消失在了楼梯口,还不忘对着后面摄像大哥说了一句,“这段掐了别播”。


 


王源用手摸了摸那三颗被王俊凯扣上的扣子,两颗兔子一样的牙齿咬住了下嘴唇。


 


王俊凯和王源几乎没有互动的吃完了晚饭,虽然是挨着坐,但是连胳膊都小心翼翼的避免碰到,其他嘉宾和房客说话开玩笑的时候也互相不太接话,更别说眼神有什么接触了,躲躲闪闪遮遮掩掩,犹犹豫豫明明灭灭。一顿饭吃得安静却不安生,反正A栋自己做的饭也不好吃,王源没什么胃口,就默默的咬着筷子,视线在眼前卖相极其掉分的红烧肉上打着转。


 


王俊凯先吃完,不过王源转身去喝个水的工夫就不见了,坐桌子对面的一个嘉宾和另一个说王俊凯不是不吃甜食吗,怎么这么积极去B栋找甜品去了。


 


王源舔了舔杯口,觉得白开水也有点甜。


 


 


在B栋蹭吃蹭喝两顿饭之后,A栋唯一会做饭的店长X君在上到民宿的明星店员们下到已经入住的几位客人都已经被B栋美食蛊惑而人心涣散的紧要关头,第二天一早就在小黑板上明文规定,不得再到B栋吃喝,A栋的客人由A栋自己喂饱。在这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精神催生下,餐桌上依次摆放着:一锅寡淡的清粥,超市买回来的榨菜、切片面包和果酱,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鲜牛奶,两分钟以前从锅里捞出来冒着热气的水煮蛋,以及据说是店长X君祖传的秘制菜式:中华田园风味家常清汤挂面。一桌下来洋不洋土不土。


 


这样的早餐水平对王源来说,实在是,难以下咽,就算看在爱豆的面子上,依然,毫无食欲。


王俊凯戳了一下面条,问王源:“要吃煎蛋吗,我给你煎一个。”王源怀疑:“你还会这个?”王俊凯哼了一声表示我会的东西多了去。说完筷子放下面也没吃完,起身就热锅准备给王源煎鸡蛋,兜里的手机抖了两下,王俊凯摸出来,消息来自坐在身后餐桌吃面的王源:


 


王源:你觉不觉得应该给那三位姑娘也煎一个?


王俊凯:不想


王源:那你自己煎的自己吃


 


王源没见王俊凯再回消息,只连续听见了三次鸡蛋下锅碰到滚烫的油发出的噼啪声。王俊凯牌流心蛋出锅,王源分到了最好看的一个,撇去王俊凯的偶像光环不看,这个鸡蛋是真的好吃。王俊凯的脸上写满了得意,结果手机又抖两下,王俊凯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正在看王源吃东西,没空。


 


王源见现代高科技的方法已经无法再吸引王俊凯的注意,改为了最原始的方式,在桌下踩了王俊凯一下,然后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了敲,王俊凯才解锁看消息:


 


王源:不要盯着我看!盯着碗!吃饭!


 


 


 


王俊凯的个人巡回演唱会第一场原定于S市,开始前改到了B市,至于为什么,王俊凯表示不方便透露。韩梁看向王俊凯的眼神充满了怀疑,结合王俊凯近段时间来的种种,韩梁觉得他的动机并不单纯。但是王俊凯说要改,谁还能拦着,况且严格来说他不是改,而是在之前加了一场,对S市的演唱会没有任何影响,公司也就由王俊凯去。


 


很早之前说好的演唱会第一排正中间位置的票已经到了王源手里,姜枝过来核实了三次,最后终于在王源坦荡的目光里接受了王源确实只有一张票的事实。


 


源哥今天追星带我了吗?没有。


 


录完第一期节目从民宿回去之后王俊凯就忙于准备演唱会,公司,宿舍,音乐,舞蹈,一连好多天没动静让粉丝望眼欲穿,同时也更加期待即将到来的演唱会,那是她们每年最盛大的狂欢,早就不需要用来和王源联系的微博已经开始长草,


 


王源也没闲着,工作,出差,会议,文件,有时候连微博也没时间刷,公司办公室的灯经常亮到十点之后,中途和王俊凯出去吃过两次夜宵,但一般都是他吃,而王俊凯负责付钱和看他吃,被留在家里天天大吉大利晚上吃鸡的姜枝也快要长草了。


 


王俊凯对演唱会的要求很高,或者说他对工作的要求都很高,典型处女座追求完美的性格,也是他对粉丝的一种回报和负责,一场演唱会,从他本人的表演,到整场的流程,舞台的灯光音效,和现场伴奏以及伴舞的配合,每一样都亲自过目审核,不容许一点差错,演唱会之前彩排三次,每次修修改改整场搞完下来要接近十个小时,韩梁一直觉得王俊凯有点分裂,不想工作的时候可以在床上躺一个星期不翻身,一进入工作状态又能高强度连轴转连续72小时不睡觉。


 


韩梁看了看脚边水桶一样大的咖啡壶,为自己早已无法像年轻人一样战斗的身体感到悲痛不已,靠在椅子上眯了几分钟,然后以坚决的姿态一口气喝了一大杯咖啡,起身给王俊凯核对服装去了。


 


演唱会开场前两个小时,粉丝已经开始陆续进场,到处都是人来来回回忙忙碌碌,大屏幕里播放着王俊凯出道以来的MV,看台前面的栏杆上都被粉丝挂上了巨大的灯幅,不停的有人分发手指灯牛角灯之类的应援物,此刻都没有点亮,安静的等待着演唱会开始的那一刻,用最整齐的颜色和最闪亮的灯光迎接最耀眼的王俊凯。


 


王俊凯正在化妆间做造型,这对他来说一向是一个挑战,他无聊得差点要自己上手染头发,想了想给王源发消息,问来了吗。王源说没有,在处理文件。


 


王俊凯:……


王源:怎么


王俊凯:看偶像演唱会这么不积极?


王源:那么早去有什么用,会场里面又闷又吵,公司开车过去四十分钟,再过一个小时出发绰绰有余。


 


于是开场前二十分钟:


 


王俊凯:到了吗?


那头沉默了两分钟才回消息:我…堵在路上了


王俊凯:你估计还要多久


王源:至少…半个小时吧


王俊凯:你知道距离演唱会开始不到二十分钟了吧


王源:……


王俊凯:我的演唱会从来都是按时开始


王源:我又没拦你,赶紧放下手机滚吧


 


王源检票进场的时候已经是原定时间的十几分钟之后,大屏幕上在播放早就录制好的演唱会宣传片,王源在那个全场最佳的位置坐下,急促而炙热的鼻息被压在口罩下,嘴角微微上翘带着笑,掏出手机告诉王俊凯:“我到了。”


 


两分钟后,大屏幕突然黑屏,全场陷入一片黑暗,与此同时,尖叫填满整个场馆,舞台上第一束光打下来,演唱会在推迟二十分钟之后,终于拉开序幕。


 


粉丝惊喜的发现这次大家选出来的歌王俊凯真的唱了,那是粉丝高层慎重商议之后才决定出到底是投最想听的还是最不想听的,因为谁也说不清楚王俊凯到底是会照着这个歌单唱还是避开这个歌单唱。毕竟就连那首王俊凯已经三年没唱过的歌都被顶上了前十位。


 


那首歌是王俊凯第一首原创,词曲和演唱都是自己,对粉丝来说意义非常重大,但是对王俊凯本人来说其实也就那样,特别是几年后对音乐有更深入的学习和了解之后就再也不愿意拿出来唱,在他眼里从来都只有未来更优秀的自己和更成熟的作品,他一直走在学习和提升的路上,这也是为什么王俊凯出道这么多年人气一直高居不下,他的实力是粉丝的底气。


 


但是类似于“第一次登上五大刊”、“第一次出演电影”、“第一次获得年度最佳专辑”,所有的“第一次”对粉丝们来说意义都非同寻常,这些“第一次”串联起来有一种陪伴和羁绊的感觉。于是粉丝以王俊凯无法理解的热情和意志,把这首“第一次原创”投进了前十,此刻,大屏幕里播放着王俊凯当年写这首歌的时候留下的视频资料,那是当时青涩的岁月和容颜。


 


现场同时响起了这首歌的前奏,王俊凯坐在高脚凳上聚光灯下,话筒握在手里垂在身侧没有出声,台下的粉丝默契的开始合唱,柔和的灯光环绕着整个场馆,粉丝手里的荧光棒和灯牌都不约而同的随着舒缓的节奏摇晃着,气氛温存而美好,直到王俊凯出声打断:“别唱了,跑调了。”


 


顿时气氛全无,全场愣了两秒之后开始大笑,王俊凯示意重新放一次,用不再稚嫩的嗓音,用经历了多年打磨的技巧,用与生俱来对舞台的掌控,赋予了这首歌不一样的韵味。


 


王俊凯虽然是因为歌唱得好出的道,但是他的舞蹈能力也相当出色,动作有力肢体协调台风霸道,大概是到了所谓的恋爱年纪,王俊凯这次的舞蹈一开始,就被一群女舞伴团团围住,舞蹈大胆而诱惑,王源在距离舞台最近的地方看着,表情不算好看,他甚至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和眼花缭乱的灯光同时刺激的情况下,出了一会儿神,其实这不是王俊凯第一次和女舞伴一起表演,当时看这些劲爆节目的自己是什么心情王源还回想得起,无非就是我爱豆超帅和今天也想魂穿伴舞,但是今天怎么了,有点不开心,王俊凯还是帅,但又不是帅给我一个人看。


 


现场突然拔高的尖叫声唤回了王源的意识,他抬眼一看,王俊凯脱掉了外套,只剩了一件黑色的衬衣,在他还没回过神的时候,王俊凯伸手扯松了领带,侧头时覆着薄汗的颈部线条在灯光下更显诱惑,咬唇的动作充满挑逗意味,随后王俊凯将领带直接取掉,眼睛一眯扔向了台下,现场的尖叫声达到了整晚最高,前排的粉丝都希望这条领带能飞到自己手里,但这条黑色的领带,刚从王俊凯脖子上取下来的领带,成为了全场粉丝目光焦点的领带,稳稳的来到了王源面前,被王源伸手接下来。


 


王源抬头去看,王俊凯已经回到了舞台中央,况且,就算他还在这里,站在舞台上也是看不清台下的,王源摸了摸手里那条还打着结的领带,嘴角开始上翘。


 


演唱会进行到末尾,最后一首歌,王俊凯来到舞台最前面,刚刚的唱跳表演之后呼吸还不均匀,喘气的声音通过耳麦从音响传了出来,台下又开始尖叫,王俊凯取了一边耳返低声好笑,就势在最前方坐下,双腿垂下来,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水,仰头喝了半瓶。


 


“灯光,暗一点。”王俊凯指挥着,环视了一圈全场,说“接下来就是最后一首歌了,在这之前呢,有个我其实并不喜欢的矫情环节,但是和我要唱的歌很有关系,这也是你们投票选出来的,是很早以前我翻唱过的一首歌。我一直觉得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喜欢的人勇敢一次,不管是亲人友人还是爱人,现在给大家时间,电话拨出去,告诉那头,今天的电话没有什么正事要说,不是约吃饭,也不是询问什么事情,只是单纯的想告诉电话那头,虽然未曾说出口,但是,有个人爱你很久。”


 


下面粉丝尖叫:“可以打给你吗!!!”


 


王俊凯冷漠拒绝:“不行。”


 


粉丝:“为什么!!!”


 


王俊凯答得理所当然:“因为我也要打电话。”


 


王源的手机捏在手里,因为演唱会而关了静音的手机安静的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着王源思考了很久很久才保存的备注,王俊凯三个字自然是不敢直接保存在手机里的,虽然事实上很多人的手机里都存了这个名字,比如移动或者电信或者联通的备注,但是王源还是怕被发现,想来想去只存了一个字母,K。


 


在身边的大家真的开始向各个地方打电话的时候,K这个备注在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王源抬头,取掉耳麦调暗舞台灯光的王俊凯,刚出的汗还挂着下巴上,就这样坐在三米外的地方,头顶上有一束柔和的灯光,灯光下空气中那些细碎的灰尘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只是还有一些不甚清楚的未知数一起漂浮在王俊凯的周围,王俊凯的表情看起来越发认真,举着手机,等着电话那头接起来。


 


王源抿了抿嘴唇,手指一动按了接通。


 


“打电话干什么?”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打电话不再加称呼,有时候连个喂也不需要,直来直去。


 


“不干什么,就是想打给你行不行。”


 


“…噢,今天的演唱会…挺棒的…”


 


“你就想说这个?”


 


“那不然…”


 


“我今天为你推迟了演唱会。”


 


“所以呢?”


 


“再说点好听的。”


 


“这个我擅长,可以说两个小时。”


 


王俊凯笑:“捡重点的说。”


 


“人帅…”


 


“恩。”


 


“歌甜…”


 


“甜吗?”


 


“啊,舞蹈很性感。”


 


“哦吃醋了。”


 


“对啊,那个金色头发的伴舞姐姐那么好看。”


 


“……”


 


“但是没你好看。”


 


“恩这句话好听。”


 


“还要继续说啊?”


 


“换我说也行。”


 


“那你说。”


 


“我觉得你眼睛特别好看,认识之前就觉得好看。”


 


“恩。”


 


“我还特别喜欢你的嘴唇……”听到王源在那头笑,王俊凯顿了一下,有些慌张的改口,“我…我就是说你嘴唇也很好看…”


 


“认识这么久就记住我长相了?”


 


“不是。”


 


“那你继续说。”


 


王俊凯却突然沉默下来,就这样坐在舞台边缘看着王源的眼睛,明明只有几米远的距离,却只能用手机通话,明明都懂了彼此的意思,但那些话其实都还酝酿在腹中未曾出口,他们就这样沉默着,沉默着,带着这个甜蜜的秘密,沉默着。


 


直到王源开口:“他们很多人都打完电话了。”


 


“我知道,我…”


 


“恩?”


 


“我…我等会儿让助理带你到后台来。”


 


“…好。”


 


 


最后一首歌唱完,王俊凯深深的向舞台下鞠了一躬,他不会说感谢大家多年的陪伴,不会说庆幸大家一直的包容,他不擅长表达,而行动往往更直接更有力。王俊凯挥着手从升降台降了下去,大家却不愿散场,不知道在谁的带领下,突然开始小范围的合唱王俊凯当年写给粉丝的那首歌,歌声从一小片扩散开来,很快就波及了全场,歌词早就烂熟于心,也许有时候调子不太准确,但都是粉丝们的一片真心。


 


突然,音响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粉丝的歌声戛然而止,安静的等待了两秒,王俊凯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顺着刚刚大家断掉的地方往下清唱,粉丝尖叫了几秒又加入了合唱,王俊凯从舞台侧面走了出来,手上拿着手机,走到舞台最前方和全场来了一张大合照。


 


拍完之后王俊凯问:“知道我为什么回来了吗?”


 


“因为你们真的没找着调。”


 


又被戳痛处的粉丝不依了,在下面集体喊脱饭,王俊凯笑得开心:“但是你们唱的跑不跑调都好听。”


 


“骗子!”


 


“好吧我尽力了,早点回去,注意安全。”


 


这段小插曲结束之后,王俊凯的助理过来把王源带到了后台王俊凯的化妆间,王源推门进去,里面只有王俊凯一个人,王俊凯还没换衣服,穿着被汗隐隐打湿的白衬衫,还戴着金色的项链和耳骨夹,看见王源进来,从沙发上站起来,靠在身后的梳妆台上,没打招呼没说话,就这么把王源看着。


 


王源走到王俊凯前面两步远的椅子上坐下,视线对上王俊凯的之后躲闪了一下,低头,手里还把玩着那条王俊凯扔下来的领带:“叫我来干嘛?”


 


“你觉得是干嘛。”


 


“我怎么知道。”


 


王俊凯偏偏头,一字一顿说得清清楚楚:“看不出来我在追你?”


 


“看出来了。”


 


“所以……”


 


“所以我们耍朋友吧,”王源直接而坦荡,眼睛里是他一贯有的灵动,被注视着的王俊凯只觉得心上遍地生花,王源顿了一下补充到,“先告白的是…”


 


“停,”王俊凯做了个手势打断了王源,伸手抓过王源手里那根黑领带,把人拉到身前,眼神毫不掩饰的在王源的嘴唇上流连了几秒,站在跟前的王源没有其他动作,也没松开手里的领带,任由王俊凯用手腕绕了几圈把距离缩小到零,然后王俊凯一只手扣住了王源的腰,另一只手捏着王源的下巴不由分说的在觊觎已久的嘴唇上啵了一口,满意的笑道,“先动手的才是。”


 


-TBC.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晴天》周杰伦


(演唱会打电话这个梗来自五月天)

评论

热度(1730)